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何真宗谈川剧鸣凤底层人物的人性之光然

2019-01-14 04:58:14

  何真宗谈川剧《鸣凤》:底层人物的人性之光

      华龙9月29日10时09分讯 文/何真宗 “底层”是一个弱势群体,他们身份卑微

何真宗谈川剧鸣凤底层人物的人性之光然

,地位低下,生活贫困,于是“底层”就成了苦难的代名。

  然而,很多时候,物质的贫困并不意味着精神上的空虚和困顿,底层的生活应该是多面的,透过苦难发现底层的人性之光是舞台艺术的常见也能使内心走向孤独的手法。

  前段时间,由重庆三峡川剧团创作排演,根据巴金名著《家》改编的现代川剧《鸣凤》亮相第二届舞台艺术精品剧目万州演出季。

  演出现场,观众被扣人心弦的剧情、惟妙惟肖的表演和绚丽多姿的舞美深深打动。

  女仆鸣凤等底层人物的悲惨命运令人深感同情,同时为鸣凤的觉醒和抗争动容和震撼。

  整部戏看完,表面上是一部悲剧,实则是一部唤醒灵魂、改变思想的大戏,让我们看到希望、看到美好和未来。

一直在怀疑人生      《鸣凤》以女仆鸣凤的悲惨遭遇爬起来重新来为主线,流淌着鸣凤从驯服到不屈、从自卑到独立、从畏惧黑暗到为光明而抗争、从憧憬爱情到为自由而殉身的生命活力与命运脉动。

  整个剧情坚持了原著对封建黑暗、制度罪恶的现实主义批判精神,把悲剧性冲突中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通过真、善、美与假、丑、恶的鲜明对比,彰显其中蕴含的人文哲理,引读者进入一种“净化”的境界。

  在舞台艺术上,融合剧本文学、表导舞美、声腔音乐等多种艺术,努力追求舞台的整体诗意化,不仅有川剧鲜艳、靓丽和率真的传统文化魅力,同时融入了四川清音、小调等本土元素,丰富了川剧表演、音乐, 人性个性,情节细节,戏情戏理令人耳目一新,全面呈现意境美、情景美、视听美,生动、诙谐、有趣,耐人寻味。

  在舞台调度和虚实处理方面,展示出国画写意的空灵美和图案装饰的简约美,半虚半实,以实带虚,机动灵活,产生出妙趣横生、耐人寻味的舞台效果。

  虚实之间,增强了鸣凤对不平等的社会、不平等的事件、不平等的封建大家庭的质疑和内心的呐喊,让戏剧诉求更清晰、更强烈,让整部戏变得更加厚实。

      《鸣凤》在川剧的舞台上大放异彩,别具一格,其中所展现的人情冷暖令观众唏嘘不已,而成功与其所刻画的人物形象及其人物设置息息相关,其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和设置到底妙在何处,值得我们去探索品味。

  除女仆鸣凤、三少爷觉慧两个主要人物的不同性格的刻画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外,更夫“驼儿思太”这个底层人物也具悲情色彩。

  “驼儿思太”是更夫李驼背与“情夫”陈姨太暧昧“自封”的,意思是说驼背思念老太太。

  此语一出,全场掌声四起,爆笑声中很多人呛出了热泪。

  “驼儿思太”的命运坎坷,历经沧桑,却有悲悯情怀。

  女仆喜儿、鸣凤等人物的悲惨遭遇,令他嫉恶如仇,却很无可奈何,在声声打更声中惋惜美好,诅咒暗夜,希冀晨曦;他有儿女私情,却不能正大光明谈情说爱,与“情人”偷偷约会几十年,因生活所迫娶其为妻,日子过得如熬“中药”一样苦;他有知恩图报的传统美德,当冯老太给高老太送的寿礼仅为一块寿屏、两根香烛等薄礼时,他念时语气不屑一股、嗤之以鼻的样子,令人观众捧腹大笑;他明白是非,孰重孰轻拿捏十分准确,当高老太要将女仆鸣凤送给冯老太做小时,当鸣凤哭着朝他身边路过时,他慌慌张张跑去给鸣凤的未婚夫、理想青

宁波草莓厂家
德阳电子磁性材料电磁铁报价
上海地柜品牌大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